余姚股票配资:股票配资合同的风险高收入群体如何征税才体现公平

  高收入群体如何征税才体现公平   □ 本报记者  朱宁宁   “个税法修改面临的最大社会问题是什么?就是由于不重视个人所得税法调整、规范收入分配的功能,对真正的高收入者并没有收到税。”22日,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分组审议个人所得税法修正案草案时,尹中卿委员认为,个税改革要研究如何与税收征管法配套,对企业主、企业高管、演艺明星、律师、会计师等高收入者,应加强个税征管。   审议中,还有其他一些常委会委员和列席会议人员关注到了高收入人群,建议完善综合所得和资本性收入的税率设计,对高收入群体的征管再进行研究论证。一方面,应降低以劳动所得为主的工薪高收入群体的最高税率,以吸引人才;另一方面,应加强对明星、企业主等高收入群体的税收征管,完善监管,发挥个税调节收入的作用。   掌握好工薪高收入多纳税的“度”   税率是个人所得税法的核心,直接影响纳税人的税收负担。按照现行个人所得税法,工薪等劳动性所得的最高税率为45%。而此次修法对此并没有进行调整。有常委会委员认为,过高的边际税率不利于吸引高端人才,要掌握好高收入多纳税的“度”,降低最高边际税率,建议进一步研究如何体现公平税负、合理税负原则的问题。   刘振伟委员说:“经济发展、共同富裕,立足点是千方百计提高中低收入者特别是低收入群体的收入水平。对高收入,只要是合法取得,收入与贡献是相匹配的。多交税是必要的,但要取之有‘度\’,目的是调动这部分人群继续创造更多财富的积极性,以便留住高端人才,能够吸引人才回国服务。”   “人的能力有大小,劳动产生收入差距是必然的,也是必须的,应当给予充分的肯定和鼓励。但特别需要强调的是,我国目前的收入差距主要不是来自劳动性收入,而是来自非劳动性收入。对非劳动性所得调节不严不力,是老百姓目前对个人所得税抱怨最多的问题。”刘修文委员认为,当前个税调节收入差距的重点,不完全是在劳动性所得方面,而是在非劳动性所得方面。建议深入研究适当降低劳动性所得的最高税率问题。同时,进一步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切实加强对非劳动性所得的征管,充分发挥好个人所得税调节收入差距的功能。   “个税改革追求公平是基本理念,收入越高应该缴税越多,但是第七档最高税率是45%,是不是合适,还应再研究。”全国人大宪法和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周光权指出,从多数国家来看,个人所得税最高档达到45%的国家是很少的。建议适当地考虑降低一点,考虑一下社会承受力和人们的心理预期。“如果税率45%一定要维持,可以考虑提高第六档和第七档的应纳税额,第六档超过66万元到96万元,可以把96万元提高到100万元,这样第七档就成了超过100万元以上的,纳税45%。”周光权说。   完善对高收入人群税收征管   在个税的征收问题上,一些漏洞出在高收入人群中,这也是一直以股票配资合同的风险来社会和老百姓最关注的热点问题。   “在推进个税分类与综合计征的同时,必须改进高收入人群的征管,否则很难充分发挥个税改革对收入分配的调节作用。”杜玉波委员指出,应重点进行监管部分高收入人群,特别是工薪所得并不是其主要收入来源的高收入者,如一些私营企业主、演艺、体育界明星等,还缺乏行之有效的征管措施。   朱明春委员也建议要重点关注文体明星类即自由从业者以及企业主群体这两类高收入人群。“一些高收入企业主会把个人消费纳入到企业成本里去。企业主可以买豪车,但是一般要按照一半交纳个税,即如果你证明不了这个车只是用于企业而不是个人,那就必须依法纳税。”   增加对极高收入的超高累进税率   在全国人大宪法和法律委员会委员孙宪忠看来,目前累进税收入的一些问题并没有设计好,尤其是对于极高收入的人没有设计好,对年收入500万元、1000万元甚至几千万元的人群还缺乏相关规定。   孙宪忠建议,建立更加清晰明确的超高累进税率,在年收入50万元以上再划分几个档次,比如100万元、500万元、1000万元三个档次,分别征收35%、50%和75%的税,“这样的累进税制才能够真正解决当代社会的问题”。   “随着我国经济的发展,个人所得也产生了新的变化,从年收入几万元、几十万元、几百万元、几千万元乃至上亿元,本次个税改革把个人所得税税率定为七级,最高级别纳税所得额定为96万元,缺少对千万元级别和亿元级别收入等级的调节。”张少琴委员建议,把个人所得税税率定为十级,增加100万元到1000万元、1000万元到5000万元、5000万元到1亿元三个税率等级,以适应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经济社会发展的新要求,促进收入分配更加合理、更加有序,促进社会更加公平正义。   相关拓展:个税改革改革前提   中国现行的个税制度是一种分类个人所得税制,即对纳税   人的各项收入进行分类,采取“分别征收、各个清缴”的征管方式取得个税收入。这种个税制度一方面在客观上造成了收入来源单一的工薪阶层缴税较多,而收入来源多元化的高收入阶层缴税较少的问题。另一方面对个税的所有纳税人实行“一股票配资合同的风险刀切”,而不考虑纳税人家庭负担的轻重、家庭支出的多少。同时,对个税扣除标准缺乏动态管理,没有与物价指数、平均工资水平的上升实行挂钩,导致提高个税费用扣除标准的呼声时有发出。   而在一些个税制度比较成熟的国家,一般采取的是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除了对个人不同收入来源采取相应的分类外,还采用综合个人所得税制,将其全年的收入纳入计税范围,以家庭为主体征收个人所得税早就是国际惯例。而我国的个人所得税制要走“综合与分类相结合”之路,早在2003年,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便确定改革方向。2006年,这个改革方向还被写入了“十一五”规划。   当然,改革个人所得税也不是孤立进行的,需要外部环境的配合。如我国个人征信制度尚未建立,而要想中国个税制度完善,征信制度首先需要大力改进,让有关部门把个人收入情况了如指掌。   此外,对于个人所得税,政府历来有两个工作思路:调整税制和加强征收。这两种选择都有必要而且也都重要,并均会取得实效。但问题的复杂之处在于,两种操作并非处于同一层面。相对而言,税制结构的调整是基础性的,加强征管则是建立在这个基础之上的行动。   未来,个人所得税法的改革将在部门信息共享、工作协同上做出规定。   具体内容是初步建立纳税人单一账号制度,并与社会保险统筹使用。单一账号制度通过以公民身份证号为基础,引入公安部门身份证信息校验。此外,还将全面建立第三方涉税信息报告制度,实施税务和金融、工商行政部门涉税信息的共享。   国税总局相关官员表示,综合税制改革开展的最大障碍,是税务部门缺乏纳税人真实有效的信息,无法建立电子稽征平台,而目前税务部门还无法独自获得这些信息,只有国务院通过法律法规形式规定,才能在部门间共享。   财政部和国税总局希望综合税制改革能充分体现人性化,把家庭成员数、家庭收入、支出情况都予以考虑。   个税改革改革历史编辑   我国个人所得税免征额,从1980年的800元调到现在的3500元,然而,数据显示,占总收入一半以上的高收入者,缴纳的个人所得税仅占20%,这就预示着80%的个人所得税还是来自中、低工薪阶层承担,这就出现了所谓的“逆向调节”现象。有鉴于此,要实施差别化的个税政策,一方面要提高现行个税起征点,不妨把这项权力下放到各省,国家规定一个上限,譬如不超过5000元,让各地依据当地实际收入状况,来确实自己的起征点。   2009年,国家税务总局开始着手归集各省个人所得税明细数据,以建立囊括全国的自然人数据库。在此基础上建立的纳税人单一账户,税务部门只要输入某一纳税人的身份证号码,就可以调出此人在所有银行的存款情况和当期收支交易信息,以及其他家庭成员的收入情况。有了这些信息,综合税制才能得以顺利进行。   2011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安徽省发改委主任沈卫国就呼吁,个税调整方案应该可以拿出来公开讨论。   从熟悉相关情况的政府智囊处获悉,个税改革提高起征点已成必然,但个税暂不按“以家庭为单位”征税。   其中,主要是由于包括技术等各方面客观条件限制,所以暂时无法实行家庭为单位征税方法。但方案仍然确定了“以家庭为单位征税”为改革方向。事实上,在2011年两会期间,多位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建议以家庭为单位征收个人所得税。   而中国劳动学会副会长苏海南表示,很赞成“以家庭为单位征税”,但考虑到目前难以全面了解人们的真实收入情况,更难掌握一个家庭的全部真实收入情况,因此估计暂时无法实施“以家庭为单位征税”,只能逐步朝此方向努力。   关键词:配资   相关拓展:个税改革改革前提   中国现行的个税制度是一种分类个人所得税制,即对纳税   人的各项收入进行分类,采取“分别征收、各个清缴”的征管方式取得个税收入。这种个税制度一方面在客观上造成了收入来源单一的工薪阶层缴税较多,而收入来源多元化的高收入阶层缴税较少的问题。另一方面对个税的所有纳税人实行“一刀切”,而不考虑纳税人家庭负担的轻重、家庭支出的多少。同时,对个税扣除标准缺乏动态管理,没有与物价指数、平均工资水平的上升实行挂钩,导致提高个税费用扣除标准的呼声时有发出。   而在一些个税制度比较成熟的国家,一般采取的是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除了对个人不同收入来源采取相应的分类外,还采用综合个人所得税制,将其全年的收入纳入计税范围,以家庭为主体征收个人所得税早就是国际惯例。而我国的个人所得税制要走“综合与分类相结合”之路,早在2003年,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便确定改革方向。2006年,这个改革方向还被写入了“十一五”规划。   当然,改革个人所得税也不是孤立进行的,需要外部环境的配合。如我国个人征信制度尚未建立,而要想中国个税制度完善,征信制度首先需要大力改进,让有关部门把个人收入情况了如指掌。   此外,对于个人所得税,政府历来有两个工作思路:调整税制和加强征收。这两种选择都有必要而且也都重要,并均会取得实效。但问题的复杂之处在于,两种操作并非处于同一层面。相对而言,税制结构的调整是基础性的,加强征管则是建立在这个基础之上的行动。   未来,个人所得税法的改革将在部门信息共享、工作协同上做出规定。   具体内容是初步建立纳税人单一账号制度,并与社会保险统筹使用。单一账号制度通过以公民身份证号为基础,引入公安部门身份证信息校验。此外,还将全面建立第三方涉税信息报告制度,实施税务和金融、工商行政部门涉税信息的共享。   国税总局相关官员表示,综合税制改革开展的最大障碍,是税务部门缺乏纳税人真实有效的信息,无法建立电子稽征平台,而目前税务部门还无法独自获得这些信息,只有国务院通过法律法规形式规定,才能在部门间共享。   财政部和国税总局希望综合税制改革能充分体现人性化,把家庭成员数、家庭收入、支出情况都予以考虑。   个税改革改革历史编辑   我国个人所得税免征额,从1980年的800元调到现在的3500元,然而,数据显示,占总收入一半以上的高收入者,缴纳的个人所得税仅占20%,这就预示着80%的个人所得税还是来自中、低工薪阶层承担,这就出现了所谓的“逆向调节”现象。有鉴于此,要实施差别化的个税政策,一方面要提高现行个税起征点,不妨把这项权力下放到各省,国家规定一个上限,譬如不超过5000元,让各地依据当地实际收入状况,来确实自己的起征点。   2009年,国家税务总局开始着手归集各省个人所得税明细数据,以建立囊括全国的自然人数据库。在此基础上建立的纳税人单一账户,税务部门只要输入某一纳税人的身份证号码,就可以调出此人在所有银行的存款情况和当期收支交易信息,以及其他家庭成员的收入情况。有了这些信息,综合税制才能得以顺利进行。   2011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安徽省发改委主任沈卫国就呼吁,个税调整方案应该可以拿出来公开讨论。   从熟悉相关情况的政府智囊处获悉,个税改革提高起征点已成必然,但个税暂不按“以家庭为单位”征税。   其中,主要是由于包括技术等各方面客观条件限制,所以暂时无法实行家庭为单位征税方法。但方案仍然确定了“以家庭为单位征税”为改革方向。事实上,在2011年两会期间,多位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建议以家庭为单位征收个人所得税。   而中国劳动学会副会长苏海南表示,很赞成“以家庭为单位征税”,但考虑到目前难以全面了解人们的真实收入情况,更难掌握一个家庭的全部真实收入情况,因此估计暂时无法实施“以家庭为单位征税”,只能逐步朝此方向努力。   关键词:配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金娃资讯网 » 余姚股票配资:股票配资合同的风险高收入群体如何征税才体现公平

赞 ()

相关推荐

评论